Wild Scotland

蘇格蘭高地7日公路之旅

本次高地旅行(2018-06-13~2018-06-20)值得紀念,我們一行三人,在蘇格蘭自駕開了一個圈。沿路看過的高山流水,懸崖峭壁,狂風暴雨,和那些雨過天晴,都讓人久久難以忘懷。我們還經歷了頭一天輪胎爆胎,最後一天在愛丁堡城堡被偷錢包等各種奇葩的經歷。深感有必要在此簡單記錄下這段旅程,為了將來還記得這一年在英國的腳印。

2018-06-13 倫敦出發

出發之前,秀一下我們訂的20英鎊的機票(比機場市區往返的火車還便宜……):

London to Edinburgh

at the airport

當天無事,我們降落愛丁堡時蘇格蘭展示了北方的大風夾着冰涼的雨水,警告我們即使是夏季的夜晚也是那麼的寒冷。順利在機場取了車(其實花了一個半小時,牆裂不推薦蘇格蘭當地的租車公司 Greenmotion,效率低下而且合同上陷阱不少,最後我們實在是覺得很煩,直接上了最高等級的整車安心保險–後來的事實證明我們當初的選擇是那麼的正確),我們終於踏上了蘇格蘭之行的第一步。先在愛丁堡大學附近和多年未見的好友見面聊天吃吃吃了之後,我們找到了本次旅途中的第一家 Airbnb 房東在海邊的家。當晚其實下了一夜的狂風驟雨,透過閣樓的房間房頂上的玻璃,我們可以直接看到外面不停被風吹亂猙獰的樹枝。第二天一早風依然很大,但是我們無法克制想立刻看到大海的慾望,頂着狂風步行到了沙灘,看到那令人窒息的海邊的愛丁堡:

Edinburgh beach

這是我們租來的寶獅(标致)3008 SUV,7天保險全包,每天差不多63英鎊(約10000日元/560軟妹幣):

car

這輛車表面上看起來瀟洒,其實個人感覺不太耐用,華而不實。

白天離開房東家以後我們車停在愛丁堡車站南的一個立體停車場,之後趁着天氣晴朗(但是大風四起,把許多路人吹得很凌亂),我們參觀了愛丁堡大學神學院:

Edinburgh University01

Edinburgh University

天氣雖然好,大風讓愛丁堡城堡關閉了遊客參觀,但是並不妨礙我們感受這座古老城市的藝術氣息:

麥克尤恩大禮堂(McEwan Hall, The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Edingburgh0001

聖基爾斯大教堂(St Giles’ Cathedral) Edinburgh0002

斯科特紀念塔(Scott Monument) scott tower

路邊的行為藝術: Edinburgh0004

登上卡爾頓山 (Calton Hill)俯瞰這座蘇格蘭的首府,安靜而令人嚮往。 Calton Hill

Calton Hill02

2018-06-14 爱丁堡到格拉斯哥

傍晚離開了愛丁堡,我們向西驅車開往另一座老城,格拉斯哥。

one day in Edinburgh and to Glasgow at night

這一晚我們預定的 Airbnb 在格拉斯哥的郊區,是一排連排別墅中的一棟。這天入住的時候,由於沒有仔細閱讀房東在 Airbnb 上留下的入住須知,導致用鑰匙打開門之後警報聲大作,直至隔壁鄰居實在是受不了了跑來幫忙關掉警鈴整個世界才安靜。在此友情提醒諸位使用 Airbnb 時注意閱讀房東留下的入住須知。房東當日不在家,所以我們沒有浪費他們家的廚房設施,從超市採購了一大桶雞腿嘗試了白斬雞的做法(味道好極了!多謝 Linda)。


drum


這一日主要停留在愛丁堡,晚上我們也很早休息,為了第二天的長途跋涉。

2018-06-15 從格拉斯哥離開,飛馳在高地去往天空島

on the way to Skye Isle

一早從格拉斯哥離開後要先經過洛蒙德湖泊 (Loch Lomond),沿着A82號公路,一路上一會兒下雨,一會兒天晴。在湖邊一個叫做路斯 (Luss) 的小鎮,我們在雨中下來看了看湖邊雲霧繚繞的碼頭,水很清澈,水鴨子們也悠閑地在游泳:

樹林里,清澈見底的溪流:

river

雲霧中,在停車時發現山上是一個水力發電廠:

power

洛蒙德湖在籠罩在水氣中:

loch

之後,我們在路上就經歷了爆胎事件。其經過其實很簡單:離開路斯往北行進的路上,其實道路是十分狹窄的。在某路段我眼角發現左前方路面上有一個拳頭大小的黑色障礙物 (後來想應該是塊山上掉下來的碎石),當時如果路足夠寬的話,我當然可以躲閃一下。無奈右側迎面而來是一輛大卡車,無法躲閃,後面又有車跟着,不能剎車,於是就只好硬着頭皮前行,心裏希望只是個不太堅硬的小石子。結果過去以後,”咣噹”一聲,左前方的輪胎明顯下沉,握方向盤的雙手明顯有左右不平衡的感覺,於是滑行了幾百米後在一段正好施工路段的中間處停下查看輪胎狀況。不出所料,左前方輪胎癟了。此時距離我們離開格拉斯哥大概只有一個半小時左右的路程。圖中是我們等待了兩次雷雨,三集 Friends 過後,才姍姍來遲的路上救援小哥。幸好該寶獅(标致)SUV的後備箱里有一個備胎。

tyre


換好備胎以後的寶獅。

tyre2

換備胎的小哥讓我們開車開到前面去找輪胎廠換一個新的輪胎,這樣才不至於一直使用備胎,車速要總是限制在50邁以下。於是我們查了查地圖,確定最近的輪胎店的位置。發現如果往南走要回到格拉斯哥,往北則是越來越荒蕪,只有往西靠海邊有個叫做奧本的小鎮有輪胎修理點。於是我們驅車出發去之前並未計劃要去的這個叫做奧本的海港小鎮。想起來之前在愛丁堡,好友還推薦說你們如果順路可以去奧本的港口吃海鮮路邊攤 (seafood hut),當時我們還想這樣會繞遠路,就沒有把奧本放進行程裏,結果我們這半路爆胎”因禍得福”,來到了這個本來並沒有在行程中的西海岸邊的小漁村。

oban01

抵達奧本,換了兩三家輪胎廠,都說我們租的這輛寶獅款式太新,並沒有庫存的相同輪胎,真的是運氣不佳。於是我們只好停車在港口的碼頭之後去路邊攤邊吃海鮮,邊思考接下來腫麼辦 (其實主要就是來吃海鮮的)。

oban02

一盤大龍蝦,就水裏撈上來直接清煮的那種,大約15鎊左右,吃的是大快朵頤! oban03

後來我們又點了一只麪包蟹,膏滿肉肥。 oban04

搞笑的是我們先飽餐了一頓之後離開海鮮攤位,經過下面的奧本火車站在附近散步一圈,同行的一個小朋友可憐兮兮地說,晚上還能不能再吃海鮮呀。於是我們回過頭第二次又去光顧了同一家 seafood hut. 奧本的海鮮真是讓人一步三回頭。 oban05

oban06

這是在去往天空島的路上經過的廣闊的高地,我們停車在一個紀念二戰時陣亡英格蘭蘇格蘭將士的廣場:

highland pond
紀念雕塑
soldiers2018-06-16 離開時而暴雨傾盆,時而天氣晴朗的天空島,去往德內斯 (Durness)

Durness

在天空島的早上,天氣陰沉沉,我們開車繞着整個半島走了一圈,也沒等到天晴可以看懸崖的時刻。倒是中途發現了一個極爲清澈的海水池

skye pond

之後來到蘇格萊最北的懸崖處,這裏名叫德內斯 Durness2

一個陰森森的洞窟在懸崖下

cave

我們步行到深藍色海邊的黑色懸崖上,再往北就是北冰洋

durness02

2018-06-17 在靠近 Shetland 的無路可走的盡頭

Road ends

road ends cafe

colorful houses




確切地說,這裏才能算是蘇格蘭和英格蘭島上地理位置上的最北端。地標在這裏顯示往北是 Shetland 往南則距離倫敦690英里 (1100公里左右)。許多人來到了這個道路終結的地方,在那一排色彩斑斕的小房子前,面朝大海。估計這裏的春暖花開一年也就幾天時間。抵達這裏,意味着我們脫繮的道路到了終點,天公作美,我們到此一遊相片留下之後,終於開始了往南回到現實的旅程。

first last




road ends again

晚上到了因弗尼斯 (Inverness), Airbnb 房東家的廚房又一次發揮了極爲重要的作用:

房東給準備的早餐堪比4星級酒店

breakfast

2018-06-18 Inverness 和尼斯湖水怪

Loch Ness

尼斯湖是一個顏色暗黑似乎深度內傷的湖,如果你看地圖,它是又細又長的一個小湖泊,這天天氣很冷 (六月),寒風逼人,不知冬季時這裏的人要如何度過。無法想象。

ness

湖岸邊有個據說曾經是這附近土地領主的破敗城堡 Urquhart Castle。 Urquhart Castle

處處可見飄揚的蘇格蘭旗,然而並沒有人因此逼着誰必須表態然後撕破臉,說你搞蘇獨,社會的包容度差距可見一斑。嘴上不用說,每個人內心都應該首先是個”獨立”的人,有獨立思想的個體。記得去臺灣的時候,不光有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旗,也有人拿着赤色紅旗,海峽對岸流淌着同樣華人血液的社會早已經進步到可以包容各種思想不同的意見的和諧,這一文明的光芒就如同太平洋上的燈塔。盼望有一天,中國,只有一個名字,沒有別的亂七八糟的定語,也不需要在這兩個字中間加各種各樣標新立異的字眼,只有一個 China 去代表這塊土地和有相同認同感的社會。


flags of scotland

晚上下榻的農家旅社

2018-06-19 回到愛丁堡

Back to Edinburgh

回到愛丁堡之後,我們的大廚 Linda 又跟我展示了一手好廚藝

Related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