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don Baby !

離開

飛機翱翔在俄羅斯上空。我在機艙內拿出手機,再一次看老友記第四季的最後一集。講的是 Ross 和 Emily 在倫敦的婚禮。 熟悉的歡樂劇情,不熟悉的城市。如果你對老友記像我一樣熟悉,快來跟我做朋友吧!

十三個小時的飛行,我一直無法休息。我在憧憬這一年如痴如醉的傲遊知識海洋嗎?我離開家,離開愛妻,離開親愛的孩子們,是多麼的捨不得。我才剛踏上旅程,思念就如同潮水在心中湧起。在中部機場和妻告別時,她拿出一個小小的粉紅色信封。依依不捨的告訴我說上了飛機再看。想來和妻在一起這幾年,這是她第一次這樣細膩又柔軟的感情表達。可是我卻把整個家留在了身後,全部交給了她。這一年,要辛苦你了。

就在離開日本的前一日,名古屋還在18號颱風的正面襲擊之下。夜晚狂風驟雨,摧枯拉朽地吹散整個城市的思念。早晨醒來,天空還是陰沉沉的,颱風仍然沒有完全過去。全家人擔心著飛機的起飛是否被影響。我們還是毅然決然地開著心愛的小西沖向了機場。在日航的櫃檯等待行李寄存時,抬頭看見大屏幕上的航班信息,名古屋-沖繩 取消, 名古屋-札幌 取消,名古屋-成田(東京) 取消。。。。 一整個屏幕都是航班取消的紅色信號。可是最後,名古屋-羽田(東京)的航班竟然顯示的是 ‘計劃’。拿到機票進入候機大樓以後才看見,這時天空的烏雲已經開始逐漸散去。原來,我的航班真的可以按時離開了。

抵達

同行的本田是一個日本人小兒科醫生。她跟我很早就通過 Facebook 聯絡,並且發現我們恰好訂了同一天的航班,宿舍距離也不遠。於是順理成章地,我們到了希思羅機場以後準備一起乘 Uber 去我們各自的宿舍。希思羅機場乘 Uber 時要先去出發的航站樓的停車場,才能順利上車。推著行李過去停車場的一路上我們是真切的感受到了9月倫敦的氣溫是多麼的冷。我趕快拿出放在包裏的羽絨服披上才算沒有被凍到。

不過奇怪的是我的 uber 賬號本來在美國西雅圖,新加坡等地方都用的好好的,在倫敦卻一直提示我支付用的信用卡信息有誤。就算我立刻更新了信用卡信息,或者是從 mastercard 換成 visa 均不能成功。真是尷尬死了。正在此時,旁邊另一個留學生模樣的女生湊過來說,“我可以借一下你的 wifi 熱點嗎?”。原來此人來自香港,在 LSE (倫敦政經學院)做交換留學生一年。真是巧了。宿舍也離我們的不太遠。所以果斷把我租的小米全球上網分享給她:

三個剛剛踏上留學生活的陌生人,就這樣乘了同一輛車進入這個陌生的大城市。倫敦,I am coming。

順利抵達我的宿舍 International Hall,領了房間卡之後,住進了我此生租過的最貴的每週200鎊的單身無廁所無浴室學習房間 (Study Room) :

大學附贈了一套被褥床單和浴巾。房間的暖氣片暫時還不能使用。夜裡的溫度已經降到10度以下了呢!!!衣櫃裡的鏡子已經碎了,不過我很喜歡這個特別長的書桌,上面的書櫃,還有牆壁上的這塊掛墊:(我的兩個小寶貝的照片被我第一時間貼了上去。)

宿舍附近就有 Tesco,是個24小時開門的小超市。類似在日本的7/11。也是應有盡有,甚至還能買到新鮮果蔬:

我的宿舍之所以這麼貴,是有原因的!因為住在這裡,旁邊就是大英博物館:

進去走馬觀花看了一個半小時,又在附近逛了逛,和一個正在 LSHTM 讀博士學位的日本人見面送了東西,然後又和闊別多年的高中同學吃了午餐。

壽司果然在這裡價格不菲:

當然更不能錯過美好的天氣,還有我將要奉獻一年時間的夢想中的大學: 倫敦衛生學與熱帶醫學學院 (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

初來乍到的幾天,時差還根本轉不過來,晚上8點多就困的不省人事,現在半夜三點又精神抖擻。希望能快點適應這裡的生活。

Related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