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醫學院提供新型冠狀病毒最新電子顯微鏡照片

道聽途說的奇幻錄--20200222

![](/post/2020-02-22-rizhi_files/2020-02-22 15.18.31.jpg)

韓國一夜之間變成了疫區。武漢那邊正在高奏凱歌噢。

fangfang

感謝方方

紀念

如果你也明白這首詩紀念的是誰,請留言和我做朋友。

永別了。

湖南這天报的新增病例只有1例。

![](/post/2020-02-22-rizhi_files/2020-02-22 15.13.06.jpg)

指鹿爲馬,秦人不暇自哀。崇禎最後亡國的時候,全部的臣子都在等待他的最高指示。

![](/post/2020-02-22-rizhi_files/2020-02-22 15.13.51.jpg)

圍觀各種奇葩標語。這些算不算是對漢字的侮辱。

![](/post/2020-02-22-rizhi_files/2020-02-22 15.15.59.jpg)

![](/post/2020-02-22-rizhi_files/2020-02-22 15.16.06.jpg)

![](/post/2020-02-22-rizhi_files/2020-02-22 15.16.10.jpg)

![](/post/2020-02-22-rizhi_files/2020-02-22 15.16.16.jpg)

![](/post/2020-02-22-rizhi_files/2020-02-22 15.16.25.jpg)

![](/post/2020-02-22-rizhi_files/2020-02-22 15.16.30.jpg)

![](/post/2020-02-22-rizhi_files/2020-02-22 15.16.35.jpg)

![](/post/2020-02-22-rizhi_files/2020-02-22 16.24.29.jpg)

連刪除它的網絡警察也都明白衆望所歸之事指的是什麼。

iwata

岩田教授說,他認爲他的視頻已經起到了驚醒大家的作用。

tignhua

一定打贏防疫站,的病毒,黨性覺悟大概緊跟一尊其後。

404

404 的頁面,他們已經遠離這羣無法被醫治的行屍走肉。

其實我也不知道誰才是負面輿論,誰才是這個世界邪惡的化身。

領導開會可以延遲,屁民趕工上班死活算什麼。

2月30日,這是在說疫情結束遙遙無期麼。如果你說的是社會主義官狀瘟疫,那可能真的是遙遙無期。

kyoto

這天,我還自己驅車155公里從名古屋來到京都參加日本流行病學會的口頭發表。結束回家的第二天,就爆出名古屋高速上收費站的職員有人被確診了。。確診了。。。

所謂治癒患者,可能只是病毒選擇潛伏一段時間,暫時陰性而已。

上面是許志永給BBC的採訪視頻。

網絡上流傳的歌曲。

白色恐怖,隨時都會降臨在你我頭上。我們都是臨時工。

推薦閱讀:

防疫死角:武汉养老院多名老人感染后死亡,有人去世前感叹“死了算啦”

疫情之下,诸众联合的新可能性:在市场–国家的对立之外,我们还应看到什么?

受歧视遭退租被辞工,湖北籍农民工流落深圳烂尾楼

回国杂记完整版

Avatar
Chaochen Wang 王 超辰
Assistant Professor

All models are wrong, but some are useful.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Related